新冠疫情三个月前美国在武汉军运会斩获3银5铜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从知乎上面翻看了不少话题,最引起我注意的还是关于这场瘟疫是否属于“阴谋论”而引发的讨论。

本以为知乎上的作者大多都理性知识活跃兼以感性思维丰富,是我太高估某些知友了?还是某些境外势力自讨没趣,统统重新蹭热点转移“战场”消费国难了?

这一切我们还是从那只蝙蝠说起。它小小的身躯简直是一个大型病毒库,亨德拉病毒、尼帕病毒、马尔堡病毒、欧洲蝙蝠丽沙病毒、梅那哥病毒、埃博拉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SARS冠状病毒乃至最近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这些令人胆寒、造成人类严重损失的病毒都要追溯到蝙蝠。

大多数情况下,人类感染这些病毒是通过果子狸、家猪、马、单峰骆驼等中间宿主,而非直接来自蝙蝠。此次新冠肺炎,大抵也是在类似的情况下产生的,某种或多种「野味」扮演了中间宿主的角色。

在许多人看来,吃蝙蝠是相当重口的事,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蝙蝠长相狰狞,异于其它食材。如果了解到蝙蝠五毒俱全,想必大家会更加难以下咽。

“养生与药用”,这是古书对食用蝙蝠效用的基本认识。古人认为,食用传说中的白色蝙蝠可以延年益寿,甚至成仙。根据西晋崔豹的《古今注》,五百岁的蝙蝠是白色的,因为头重脚轻而喜欢倒挂,吃了可以升仙,故亦有「仙鼠」之名。

东晋的葛洪在《抱朴子·内篇》中说,千岁的蝙蝠是白色的,风干之后研磨成末,吃了可以延年益寿。东晋郭璞的《玄中记》也有类似的记载,认为百岁的蝙蝠是红色的,千岁的蝙蝠是白色的。

诸如此类的记述史不绝书。在古人的观念中,白色的动物是祥瑞。白蝙蝠是高冷的仙物,「八仙」中的张果老,传说便是白蝙蝠变化而成。因此,食用白蝙蝠有其奇效。

如吃蝙蝠可以治疟疾。《太平御览》引范注《治疟方》:「蝙蝠七枚,合捣五百下。发日鸡鸣服一丸,乩晷一丸。遇发,乃与粥清一升耳。」

如吃蝙蝠可以治耳聋。现藏法国的敦煌写卷《五藏论》称:「天鼠煎膏巧疗耳聋。」「天鼠」即蝙蝠。

再如吃蝙蝠可以治眼疾。可能成书于汉代的《神农本草经》和魏晋时期的《吴普本草》都说蝙蝠风干之后可以治眼盲,尤其是可以增强夜视能力。蝙蝠的粪便被称为「夜明砂」,它还有「天鼠屎」「石肝」「黑砂星」等雅号,据说吃了可以清肝明目,治疗夜盲症等眼疾以及疟疾。

此外,蝙蝠和蝙蝠粪便还有其他奇效,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禽部·伏翼》中记录了它们的各种药用价值和服用方法。

在个别地区,蝙蝠也被作为一种食材看待,以岭南较为典型。宋人苏轼被贬岭南时曾写下「土人顿顿食薯芋,荐以薰鼠烧蝙蝠」(《闻子由瘦儋耳至难得肉食》)的诗句,说的便是岭南人「烧蝙蝠」的饮食习惯。根据一份调查报告,广州常住居民中大概有5.4%的人吃过蝙蝠(另一份报告的数据为8.35%),并不普遍,但也说明吃蝙蝠的现象在岭南至今存在。武汉军运会

食用蝙蝠在国内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更甚至有的地区将活猴绑于立柱之上,一锤子敲碎天灵盖,活取猴脑生吞虎咽也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关键在于中国人几百上千年的饮食习惯,为什么偏偏选在2020年新春佳节这个节骨眼上爆发病毒变异?

在这里,还是提供最近一段时期内,国际国内社会真实报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ordkirker.net/,武汉军运会可循可查的新闻事件吧:

2020年2月2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目前没有新型冠状病毒变异证据;

2020年1月28日,柳叶刀披露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于去年12月1日发病,且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感染至少发生在11月或更早;

2019年10月18日,美智库大规模流行病桌面推演——“Event 201”;

2019年8月13日,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表示,发现两种药物对治疗埃博拉病毒效果显著;

2019年7月5日,华裔病毒专家,埃博拉病毒治疗药物发明者邱香果夫妇在加拿大被捕至今下落不明。

P.S:解铃还须系铃人,食用野生动物在当今并非良好习惯,摒弃恶习陋习从我做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