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运会”期间患传染病的外国选手可能并非美国人

有人说美国军人体育代表团去年在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即“武汉军运会”上取得的成绩之所以很差,跟新型冠状病毒有关。但实际的情况却是,美国代表团在去年那一届“军运会”上取得的成绩却是最近这9年它自己在历届“军运会”上,成绩最好的一次,成绩最好的一届!去年那一届美国代表团的成绩是3银、5铜,共8块奖牌(未获得一块金牌),在2015年第六届“军运会”,即(韩国)“闻庆军运会”上它的成绩是:2金、2银、2铜,共6块奖牌,从总的奖牌数量来讲,不如武汉军运会,而且不如“微型国家”——“巴林王国”在那一届(第6届)上的成绩。(巴林的总人口只有67.5万,那次它的成绩是7金、2银、4铜);在2011年第五届“军运会”——(巴西)“里约热内卢军运会”上,美国的成绩是:1金、1银、3铜,共5块奖牌,也不如武汉军运会,而且也还是不如巴林(1金、2银、4铜)。所以说,

在2007年第四届军运会——(印度)“海德拉巴军运会”上,美国取得的奖牌数也没超过10块(2金、6银、2铜)。那一届它的奖牌总数在参赛的各国中,排第15名,俄罗斯和我国分别排第1和第2名,两国的奖牌数都远远多于美国(俄罗斯是100块,我国是73块)。不信的话,就请看当年新华社发布的新闻《第四届世界军人运动会闭幕 中国获38金屈居第二》:

下面的是2015年第六届“军运会”的奖牌榜、各国成绩榜,来源:百度百科“第六届世界军人运动会”词条

下面的是2011年第五届“军运会”的奖牌榜,来源:百度百科“第五届世界军人运动会”词条

之所以美国在历届“军运会”上的成绩都很差,主要是因为美国不重视军运会,所以它每届派的都是业余运动员,而不象其它一些国家那样派的是职业运动员(只不过有军籍而已);就是说,美国派的是在某项“竞技体育”项目上有“特长”的“职业军人”、“业余运动员”,而不是有军籍的“职业运动员”。

这是去年武汉举行“军运会”期间,陆续患上了传染病(疟疾)的5名“外籍”运动员中的一名,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治愈出院时的一幕场景,详情见下面这篇报道:

1月7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获悉,在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各个运动赛场周边闪现的白衣天使是一道道印象深刻的风景线。殊不知,这场成功、完美的国际赛事背后,有一支隐秘的医疗服务保障队在时刻准备着。因任务特殊,责任重大,他们默默守护着来自世界各国人员的健康。

近日,随着两位外籍输入性传染病运动员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出院,这让本届军运会一支特殊的医疗保障队伍浮出了水面,他们就是金银潭医院组建的军运会防治传染病疫情的医疗团队。

据了解,在军运会期间,前后有五名外籍运动员因身患输入性传染病,武汉军运会在比赛期间被送往了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该院立即启动传染病应急预案,对五名传染病患者展开隔离治疗,提供优质医护服务,不但让国外的运动员和官员们感受到专业、放心的医疗服务,更有效的控制了传染病疫情扩散。

据介绍,为了做好军运会期间各类传染性疾病的医疗服务工作,市金银潭医院储备传染病救治药品77种,传染病防护用品29类,生物恐怖防护用品4类;挑选5位专家作为军运会突发公共卫生应急队专家组成员;选送2名副主任医师进驻军运会医疗保障中心,参加传染病一线诊疗工作;组建军运会生物恐怖医学救援应急队,在军运会开幕式场外备勤;配合军运会医疗指挥中心,组织埃博拉病毒病医疗救治及转运应急演练11次、生物恐怖医学救治应急演练4次,为赛事的顺利进行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楼主批注:这里所说的“生物恐怖”应该是为了防止分子在军运会的设施、场所,比如“军运村”施撒炭疽菌粉末或其它种类的病菌、病毒感染物,或向参赛人员的饭菜、饮用水里投撒含有细菌或病毒的不洁物)

市卫健委党委书记、主任张红星还曾专程来到医院的传染病房,慰问其中两名患者,与他们握手,询问病情,安慰他们安心养病,送去祝福。他对金银潭医院有效应对这场国际赛事的传染病救治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并高度赞扬了这支幕后的医疗保障队伍。

五名外籍运动员所患的输入性传染病都是疟疾,与新冠肺炎病毒毫无关系。疟疾是一种蚊虫的叮咬或患者输入带有疟原虫的血液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主要症状为发热畏寒,食欲不振。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大门前。(南方周末记者马肃平/图)

“武汉军运会期间,我们接收的五名外籍运动员,患的都是疟疾。”2020年2月23日20点,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电话里明确回复南方周末记者。

当晚,有一则旧闻在网络传播:在2019年10月18日-27日于武汉召开的军运会期间,前后有五名外籍运动员因身患输入性传染病,在比赛期间被送往了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该院立即启动传染病应急预案,对五名传染病患者展开隔离治疗,有效控制了传染病疫情扩散。

“这都是不需要辟谣的内容。”张定宇说,这五名外籍运动员所患的输入性传染病都是疟疾,与新冠肺炎病毒毫无关系。疟疾是一种蚊虫的叮咬或患者输入带有疟原虫的血液引起的传染性疾病(楼主批注:就是说,疟疾是无法通过飞沫、气溶胶或“肢体接触”的方式直接实现“人传人”的),主要症状为发热畏寒,食欲不振。(楼主批注:疟疾这种病既不是由病毒引起的,也不是由细菌或真菌引起的,而是由一种初级的动物细胞,由一类单细胞、寄生性的原生动物——疟原虫引起的!病毒没有细胞结构,而疟原虫有完整的细胞结构)

金银潭医院的官网上说这两名患传染病的运动员是非洲国家的运动员,另外3名曾患病的运动员的国籍没说,也没有其它的正规媒体说过另3名外籍运动员是美籍、美国籍!(五人并非同一天患上疟疾的,而是陆续患上的。)此外,据下面这篇去年的新闻报导,去年军运会期间,武汉的机场就举行过如何处置“来武汉的运动员和球迷、观众中出现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传染病的状况,防止其传染给其他人的演习!

摘要:演练以实战形式,模拟了旅客通道发现1例行李物品核辐射超标的处置过程,以及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演练了从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排查、临时检疫区域设置、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ordkirker.net/,武汉军运会隔离留验、病例转送和卫生处理等多个环节。……武汉海关称,将加大监管力度,建立轮流值班制度,保持24小时应急响应及处置状态,与环保部门、口岸联检部门强化联动;组建疫情风险分析小组,对军运会涉及的国家逐一开展疫情输入风险分析,联合口岸海关做好口岸疾病监测与防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处置、联动机制建设与实施等工作;做好重点人员、交通工具的检疫查验,切实做到守国门安全,保军运平安。

“测试一周来,通关效率提升明显。”9月25日,武汉天河机场军运会专用通道开通整整一周,机场海关相关负责人介绍,正根据测试结果持续优化通关流程,目前已有赛马、伞具等比赛器材入境。

9月18日,武汉海关联合军运会执委会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以“守国门安全,保军运平安”为主题的应急处置演练活动。演练以实战形式,模拟了旅客通道发现1例行李物品核辐射超标的处置过程,以及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演练了从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排查、临时检疫区域设置、隔离留验、病例转送和卫生处理等多个环节。

即将举行的军运会,将有众多国家的运动员参赛,并将迎来大批观众。同时,还有降落伞、警犬、军用等特殊物品、器材入境。武汉海关关长杨杰介绍,通过演练梳理工作环节,查漏补缺,为下一步高标准服务保障军运会人员和物资快速、安全进出境做好准备。

18日当天,武汉天河机场开通军运会专用通道,并测试通关时效。据预计,下周起将迎来比赛器材入境密集期。“我们报请海关总署,由海关和边检成立联合查验中心,对一次开箱、一次查验。”武汉海关综合业务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此前是分开查验,这只是武汉海关服务军运会的创新举措之一。像进口食品须经过备案和审批才能进境,考虑到不同国家的运动员饮食习惯不同,在报请海关总署同意后,运动员可携带自用食品进境,武汉海关将对此类物资严密监管。

武汉海关称,武汉军运会将加大监管力度,建立轮流值班制度,保持24小时应急响应及处置状态,与环保部门、口岸联检部门强化联动;组建疫情风险分析小组,对军运会涉及的国家逐一开展疫情输入风险分析,联合口岸海关做好口岸疾病监测与防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处置、联动机制建设与实施等工作;做好重点人员、交通工具的检疫查验,切实做到守国门安全,保军运平安。(记者艾红霞、通讯员陈力玲、袁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